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文艺 > 石泉文艺 >

雾里汉江

来源 : 石泉老人 作者: 黄平安 日期:2022年05月19日 浏览

           汉江两岸,雾和雨关系亲密,暧昧缠绵,似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夏天的雨,常常比雾先来一步,雷厉风行,酣畅淋漓,但它来得快也去得快,还时常伴着隆隆的雷声,如果你运气好,还能和美丽的彩虹不期而遇。这样的天气,自然少不了云雾,不过,这时的雾清新空灵,赏心悦目,爱美之人喜欢把它摄入镜头,去惊艳眼球愉悦身心。秋天的雨则来得慢也去得慢,云雾也会始终陪伴着雨的脚步,迟迟不肯离去。雨来,雾也来;雨停,雾还在。有时候,它与天空中密布的云雾连成一片;有时候,它又特立独行,在山腰间缥缥渺渺缠缠绵绵。雾浓时,山山岭岭被它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能见度几乎为零,只有那些过往车辆的鸣笛之声,提醒着时空的存在。雾淡时,山川河流终于有幸一露真容,只是有些朦胧,有些隐约,不通透,少锐度,你只能在山水若隐若现的轮廓里,去尽情发挥想象了,但却给了诗人、画家和摄影师们更多的想象空间和创作灵感。
      最清新明丽的雾景当数雨过天晴。天刚放亮,打开窗户,你也许就会与缥渺的晨雾撞个满怀,仿佛是从仙境中一梦醒来,顿时便有穿越时空的感觉。远处的山峦和云雾不再朦朦胧胧,视野变得很开阔,画面变得很清朗。洁白的云雾放低了姿态,在山腰间缥缥渺渺。如果想看到壮观的云海,就得起个大早,登上高处,你才能一饱眼福。伫立在高山之上,脚下瞬息万变的云海在飘,在流,在滚,在翻。此刻,完全不用延时摄影技巧,就能轻易拍到云海翻腾的壮美景象。随着时间的流逝,雾也似乎在流逝,先前的云海渐渐地淡了,云雾也不再是一个整体。透过云雾的缝隙,可以看到远处的公路,民房,小镇,汉江,它们在云雾中像躲迷藏一样,时隐时现,虚无缥渺,像天宫,似蓬莱。再过一会儿,太阳出来了,万丈光芒洒向大地,也把千姿百态的云影投在了大地之上,于是,地上便有了明暗之别,视角之美。山间的雾越发地淡了,薄了,这里一条,那里一绺,似哈达,如纱巾,像献给大山的礼物。太阳升高了,气温也升高了,云雾终于玩起了隐身术。眼前视角通透,澄澈透明,一眼就能看清几十公里以外的汉江、山峦、高楼、桥梁。这画面未经任何处理,就像是作过饱和、锐化等多重处理的美图一样,令人赏心悦目。
      最梦幻的画面,要等到冬天。冬日里,天寒地冻,寒风凛冽,江面蒸发的水蒸气遇到清晨的冷空气后,便液化成雾,在江面上形成了雾锁汉江的壮观景象。这些云雾,仿佛跟水面有难舍难分的深情,紧贴着江面飘动,游走,伴随着江风的强弱,时快时慢,时高时低。雾淡处,流动的江水若隐若现;雾浓处,江水像被蓬松的棉被一样盖得严严实实。这个时候,汉江十分安静,只能隐约听到流水声和岸边的鸟鸣声。江边农家的房顶升起了袅袅炊烟,缥缥渺渺,与江上的晨雾遥相呼应,自然而又和谐。也许是农家有客人来访,“汪汪”的狗叫声打破了江上的宁静,穿过飘渺的云雾,忽高忽低,忽远忽近,给寂静的清晨增添了几分空灵。运气好的话,你还会碰上过江赶集的小木船穿云破雾,划开江面缓缓驶来,红衣女子轻摇船桨,桨声欸乃,仿佛是从仙境中飘来的仙子。
      云雾之于汉江,如风帆之于大海,牛羊之于草原,白云之于蓝天。美丽的汉江因为有了缥渺的云雾,便多了意境之美,含蓄之美,空灵之美。汉江人也因此多了一份自信,多了一份豪情,也多了一份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