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文艺 > 石泉文艺 >

山水故人

来源 : 宣传部 作者: 胡树勇 日期:2022年05月19日 浏览

         翻阅30年前介绍陕南的文字,穷山恶水这四个字眼常常会扑面而来,让人立马对这片土地产生畏惧。
      在温饱都无法解决的年代,干瘪的肚皮、饥饿的眼神、昏晕的大脑,都不可能让人去关注其它,哪怕圣山神水在眼前也毫不所动。
      我不想自吹,反正我从来不把这片土地看作穷山恶水。我认为大自然造就了这片土地,就自有它美丽的理由。
      石泉是独特的。打开电脑Google 搜图,就会从地形图看到从西安到石泉有弯弯曲曲连接的沟道,我谓之地势使之然,这就是古子午道为何从此穿凿的基本原因。
      石泉是绝有的。有汉江第一座水库,有溶洞与水色交融、西北罕见的燕子洞,有一鸣惊人、宛如桃花源的中坝大峡谷,有全国唯一的汉代鎏金蚕,有诸子百家之纵横家鼻祖鬼谷子的故里。
      石泉人是聪敏的。因为地处交通枢纽,因为移民的输入,因为经济文化的积淀,这里的基因蕴含了不断发展的活力和激情。有经济发展头脑,善于与时代的发展脉搏共鸣,一直是 这片土地上生活者的主流意识。子午道遗存,蚕桑业遗存,各路会馆遗存,县城老街遗存,移民语言遗存,等等,印证着、说明着、表现着。
      总之,石泉这片仅有1525平方公里的小县为游记散文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
      大约自上世纪90年代初,我开始有意识的创作关于这片土地的游记散文。
      那时,我想我首先应该解决观察的问题,要用足够多的美文去证明这块土地的美丽。必须站得高,我以大陕南的思维来观察我生活的石泉县;还须看细节,我又以小石泉的思维去观察大陕南。也就是确定大陕南的共性,而后更关注石泉这片土地的个性。
      其次对于游记散文的探索不止。记得有位作家曾经对我说,散文有什么意思,写小说才更能吸引人。我对此话不以为然,何况文学的形式没有大小轻重之分。游记散文的创新倒是难事。据说现在的文学编辑最烦游记散文,往往一处有名的景点就有太多的作者写出大致相似的游记。如果不挖掘游记散文的精、气、神,落入俗套几乎不可避免。我以为精、气、神最重要的是注入自我独特观察的思想,这也是最难的地方。
      把山水当作故人,山水在我的眼里就栩栩如生;似老人我就敬畏,似美妇我就欣赏,似俊男我就喝彩,似顽童我就癫狂。我写过一篇《走遍石泉》的散文,那不是吹牛,我真的走完了石泉原先的28个乡镇,以及200多个村落的大部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片山水使我不舍。
      好友吴龙晏先生策划此书,选了我的一些作品,还选了我也比较欣赏的作品。我是自信读者读此书后,会爱上这本书,继而爱上这片土地的。
      不是缺少美丽,缺少的是我们发现的眼光。石泉还有其它许多地方还等待开发,比如古子午道,比如遗落在大山深处的江南民俗,比如抗金关隘大战,比如后柳新发现的溶洞,等等。这在这本游记中还没有或者很少表现,需要我们今后继续努力。
      我过去当天气预报员时,预报准确率大约在70%;近20年前我把这片土地当做我创作的原生带,相信它一定会横空出世,一鸣惊人;我预言石泉一定会成为陕南甚至西北最富特色的旅游新景区。
      我们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