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文艺 > 石泉文艺 >

一个人的山

来源 : 宣传部 作者: 胡树勇 日期:2021年04月06日 浏览

        下山的时候前面几个人走得很快,简直是在一路小跑,不到几分钟我就离他们远了,几个人拐过一道山弯,人影也倏然消失了。
  突然感到,天空像一口无形的巨大锅盖,将周围山林罩住,人语声遁去,尽管有微微的山风舒缓掠过,还由此带动那些树木的叶子左右摆动,发出一些微响,但山林反而更加寂静了。
  我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呼吸声当然更是明显。我突然有几分莫名的恐慌、几分胆怯,此时此刻,这偌大的山林仿佛只有我一人存在。
  不由想到两千年前,这座山上曾经有过一位先哲,一位智者,一位孤独者,他的名字叫作鬼谷子。因为他,这座山峰被称为鬼谷岭。
  这是秋末的一天,我陪几位摄影家登石泉县境内的云雾山鬼谷岭。途中,有人问我上云雾山多少次了?我说十来次吧。第一次是我们这里成立鬼谷子研究会之前,一行13人首登云雾山,那次上山下山共计12小时,腿疼半个月。后来又三番五次上,前几次都有笔记,后来就不记了。
  云雾山鬼谷岭海拔2000米,是本县境内第一高山,石泉云雾山还被授予国家森林公园称号。每次登云雾山都有不同的收获,每次都是对自己身体耐力极限的挑战。据说全国有几十处鬼谷子修行的山峰,而且多是奇峰异景。秋天的云雾山小道上积着数寸厚的金黄色落叶,那些生长了几百上千年的古树奇形怪状,树身上都生满了厚厚的青苔,更有一株古树拔地而起后,在三米多高的地方分叉,而后又在之上一米处合抱,而后再向上分叉,被人称为“夫妻树”。
  站在山顶那些残垣断壁古庙的遗迹上,想到一个人曾经在这里修炼,这番心灵的净化、进化和升华的历程,实在是常人难以想象。同时产生一些也许是俗人的想法,似乎这种遁世修行的高人,史书记载当中从不见夫人陪伴的痕迹。商人出身的范蠡可不是这样,范蠡退出江湖,据说是悄悄携绝代美人西施女士逃遁的。先秦时代的鬼谷子是纵横家的鼻祖,智慧大师,在这样的高山修行,风餐露宿应是家常便饭。或许还把山林中的竹子砍伐后制成竹简,灵感一来,顺手抽出几片,在上面书写他的思想,日积月累,成为后来的《鬼谷子》一书。
  鬼谷子的修行是一种攀登的修炼,既攀登眼前真正的大山,也攀登心灵的大山。鬼谷子云游四方,在全国20多个地方留下他的踪迹,传播他的思想。每一座山都留下他思想的烙印和古老的传说。那是一个人的大山,古代先哲的精神之山。
  鬼谷岭因此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