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思想道德 >

石泉:疫战中的“钉子户”周行欣

来源 : 城关镇 作者: 李思纯 日期:2020年02月13日 浏览

           2月3日中午13点06分,石泉县城关镇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屏气凝神,紧张忙碌。忽然,门外“咚”得一声,惊的所有人站起身。
      正往门外走的副镇长王超一抬头,便看见同事周行欣摔倒在门外。
      “小周,你咋了?快来人!小周晕倒了......”
      躺在地上的周行欣一动不动,双眼紧闭,面色蜡黄。
      镇机关院子的同事都围了上来,急切地呼喊他。镇人大主席曹波赶紧联系离镇机关最近的镇卫生院,请求派人火速急救。同时,打120到县医院急救中心请求救援。
      医生赶到紧急实施心肺复苏。一次、两次、三次......周行欣终于吐出一口气。13点32分,周行欣被抬上了120急救车。
而目睹生死危情的几位同事,早已泪流满面。
      30岁的周行欣带着一副近视眼镜,看起来更像是一位文质彬彬,沉稳内敛的老师。自2015年他招考进石泉城关镇以后,一直在做扶贫驻村工作,年前才被调整到计划生育办公室任职。
      1月22日,源自武汉疫区的疫情防控紧张氛围蔓延到石泉。作为城关镇得力的青壮干部,周行欣被抽调到新汽车站做疫情防控宣传工作。忙碌一直持续到23日晚,他才开车到接上同样在乡镇工作的妻子,连夜赶回安康与父母及3岁小女儿团聚。
      但疫情就是命令。随着疫区的封城行动,全国疫情防控的警报骤然拉响。原以为可以趁七天假期好好陪陪家人的周行欣,24日(除夕)一早便接到了单位电话通知,鉴于他丰富的信息处理经验,他被抽调到紧急成立的镇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做信息收集处理工作,年初一准时返岗上班。
      接到通知的周行欣心里五味杂陈。
      他和妻子都是乡镇干部,分属不同的县和镇,他要返岗,也就意味着妻子肯定也会马上接到返岗通知,如果他们都走......一想到女儿撕心裂肺的哭,一想到父母祈盼了很久的团聚又要失望,他的心就针锥般的难受。除夕夜,周行欣刷着手机浏览网页,看着铺天盖地的疫情消息,自小受到的善行教育、八年的党性教育,此刻激荡着他的拳拳赤子心,他暗暗下决心:应该回到岗位,应该为社会做点啥!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告别了父母和妻女,准时到指定的工作岗位报到。
      镇统筹规划的方案措施下来,每一个村和社区的责任人也都明确了。周行欣负责从村、社区和几个监测点收集信息,然后整理、统计、上报。城关镇是石泉最大的中心城镇,面积大,人口多,随着34个村和社区全面铺开摸排工作,几百上千个核查线索信息源源不断的通过网络传到周行欣的电脑上。但是,在统计中,周行欣发现,不断有重复人员信息录入进来,随着量的增多,错误也层出不穷。只有给县疫情防控指挥中心提供最准确的数据信息,才能让全县防控工作精准定向。周行欣知道,他要使用上报的各类信息必须做到准确无误。“不能出现一丁点失误!”他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下了一个“命令”。立即进行信息比对!周行欣没有时间犹豫,也没有任何抱怨,海量的信息连续汇聚到他电脑上,一个个人名、一串串电话号码、一个个返乡地址、途经地址一一从他眼前闪过。哪些是湖北?哪些是武汉?哪些是其他省市?哪些是省内?不停的筛选、不停的再核实,然后一一联络各村、各社区,将居家隔离人名单准确无误的落实给相关责任人。精神高度集中,目不转睛盯着电脑,他常常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
      从1月25日到2月2日,连续9天,夜夜工作至凌晨两点左右才能结束。而到每一个清晨,他又会准时坐到岗位上。上厕所,脚步匆匆;吃饭,五分钟完事;加班到深夜饿了,就和同事一起乐呵呵的泡方便面。
      “周主任特别能坐,一坐到电脑跟前就跟‘钉子’钉上去了一样,特别认真。如果不上厕所,他可以半天不起身。”同事苗青如是说。
      长时间超负荷运转,令他这天中午感到极度不适。胸闷,喘不上气,察觉到身体异样的他,起身走到机关院子,在转了一圈返回办公室的门口,他却突然意识模糊,晕倒在地。
周行欣住进了医院。妻子得知消息,哭了整整一夜。因为区域隔离,父母和妻子都没法到石泉来看他,家人反复叮咛一定要好好治疗好好休养。
      谁都没想到,性急的周行欣一天之后便出院了。2月6日,他不顾领导劝阻,坚持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工作量这么大,大家都在全力以赴,我不能闲着。我也算老党员了,要是这个时候闲着,我自己都看不惯自己。”周行欣说。
      他的这份认真,这种执着的“钉子”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当听说要宣传他,他态度很坚决的拒绝。他说:“我只是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很普通的一员,很多同事比我辛苦,比我敬业。晕倒的事只是意外。”